Menu

疯狂的口罩:抢购、运钞车待遇与复工的通行证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2/09 Click:135

  他查阅了当地政府出台的《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间企业复工和防护工作的通知》,要求企业加强物资储备“加强口罩、温度计、消毒药械等疫情应对物资准备,确保上岗人员必须具备相应防护用品。”

  疯狂的口罩:抢购、运钞车待遇与复工的通行证

  2月1日,刘天元发现,有朋友圈发布“从海外运回100万只一次性医用口罩”“每个售价1.95元”“一万只以上起订”的消息。尽管比平时贵了不少,但为了企业能够正常复工,刘天元只好立刻安排人员抢购了5万只。

  近日,该企业一位员工突然上报,有人以3元/只的价格出售一次性医用口罩,而这种口罩平时只有0.4元/只,价格翻了七八倍。而且,由于是个人出售,既不能提供发票,也无法进行配送,只能交付现金、上门提货。

  有过一次捐赠失败的教训后,企业上下对不同口罩的不同防护作用有了深刻的认识,这4000个N95口罩特定向企业门岗、巡查等需要特别防护的一线人员发放。

  据刘天元透露,当地不少企业因无法买到足够数量的口罩,面临着按时复工无望的困境。在他看来,口罩这个关键要素的稀缺已使防疫情与促发展之间产生了一个循环矛盾。一方面,疫情冲击着经济发展,急需企业复工提振经济;另一方面,疫情又加重了口罩供求的失衡,反过来又限制着企业的复工。

  眼看着全国疫情持续扩散,口罩成为了全民争相抢购的焦点;眼看着复工的期限日益临近,更是成为各类企业复工的必备物资。这时,企业早已内部总动员、通过各种途径四处抢购。

  最初,这家江苏企业对口罩等防护物资稀缺性引起警觉,是从大年初二开始的。当时,疫情刚刚开始在全国范围内蔓延,企业内部紧急组建了疫情防治指挥部,刘天元被任命为副总指挥,负责疫情防控与节后复工事宜。

  口罩采买记

  这让刘天元陷入了焦虑——如果不能按时复工,春节前接下的订单就无法按时交货,企业就可能丢失客户、陷入亏损;其他企业陆续复工,本企业的员工存在大量流失的可能……可按时复工,又如何在供需缺口巨大的情况下采买足够数量的口罩、温度计、消毒液等稀缺的储备物资呢?

  “加拿大口罩N95最贵,每个折合数十元人民币;美国普遍是三四美元一个;还是韩国最便宜,只有20元人民币。”经过全球比价后,该企业动用海外资源从韩国采购了4000个N95口罩运回国内。

  在防疫情与促发展的两难下,越来越多的企业决定在2月10日开工。不过,企业最终能否按时复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企业是否买到了足够数量的口罩。

  4天后,这5万只口罩终于被运进了工厂。看着员工带着东拼西凑采购回来的不同颜色、不同样式的口罩,刘天元长出了一口气——这不单单是为了凑足开工所必备的储备物资的数量,更是为了每一个前来上班员工的身体健康。

  (刘天元系化名)

  可刘天元拿到企业须提交的《企业复工申请表》一看,其中明确要求填报:“复工时间”“复工人数”“物资储备”等基本资料,其中“物资储备”第一项就是“口罩储备量”。

  按照刘天元的计算,目前储备的口罩仅够企业复工后员工半个多月的用量。他计划后续一面观察疫情的发展,一面继续抢购。

  失败的捐助

  以往,口罩在国内市场少人问津,生产口罩的企业纷纷转产“尿不湿”。可如今,口罩在全国各地已成为最紧俏的商品之一。

  工信部消费品工业司副司长曹学军曾表示,中国是口罩生产大国,年产量约占全球50%。正常情况下,中国每天口罩产能达2000万只以上。可这一数字在中国14亿人口面前,当人人需要口罩之时,供需缺口立显。以山东济南为例,该市2018年常住人口746.04万。2月6日济南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截至2月5日,全市市、区县共库存口罩仅为42.99万只……

  按照江苏当地政府要求的复工程序,“企业至少提前两天向属地镇(街道)防控应急指挥部提出书面申请,提供复工申请表、企业防控方案、用人单位上岗员工名册、承诺书等,由属地镇(街道)防控应急指挥部审核上岗员工名册等申请材料,经审核批准后方可复工。”

  眼下,正值全国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关键时期。江苏当地政府要求,企业节后复工必须经政府审核。

  由于在疫情核心区域——湖北省设有分公司,这家企业原本计划购买一批口罩捐赠给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当时湖北疫情尚未全面扩散,湖北分公司以每个2.8元的高价在湖北仙桃抢购到10万个口罩。当企业人员兴冲冲地将货车开进医院大院,将一箱箱口罩抱进医院办公室时,却被医务人员的一句话堵了回来,“这是防尘口罩,无法用作医疗防护”。

  刘天元从来没有想到,一只小小的口罩会差点成为一个大型制造企业春节开门复工的障碍。

  “原本以为是口罩就行,没有想到口罩还分多种级别。”这种口罩平时售价每个仅为0.2元左右,刘天元说道,“好在口罩现在是紧俏商品,市场供不应求,货主同意全部退货”。

  可是当该企业计划再行捐赠时,医用口罩在国内市场上已越来越稀缺。该企业采购人员再也没能在湖北当地如数买到,最终捐赠以失败告终。

  在抗击疫情的特殊时期,口罩的生产、销售呈现出与平时完全不同的特殊状态。上游,生产无纺布的企业常有政府人员驻点,一次派出多名警员半夜蹲守提货,警车开道,统一调配,享受“运钞”才有的特殊待遇。下游,口罩被统一调配后,只有少数流向市场,暗中以高价交易。货源稀缺,抢购者众,承诺供货也常被高价拦截,屡遭爽约;由于不敢公开交易,提货时往往偷偷摸摸,拐弯抹角,“像作贼一般”。

  尽管其中并无明确要求口罩储备的具体数量,但刘天元认为,这是由复工审查人员自行掌握的。根据当天普遍情况来看,一般企业要想通过复工审查,口罩储备数量每人不少于10个。他盘算着,企业现有员工数量4千多人,至少需要储备4万多个口罩。

  这家江苏的汽车配件企业旗下有一家国际贸易公司,此时正好在特殊时期发挥特殊作用。

  刘天元妻子所在的另一家民企有200多人规模。该企业曾托人从美国购买了2000只口罩,结果因不明原因遭海关查扣,预付的资金也打了水漂。

  可这时,当地企业都在为复工争相采买,个人都在为返城出行而四处求购,如有丝毫犹豫就会面临被抢购一空的尴尬。无奈之下,刘天元当天紧急安排疫情防治指挥部的执行人员抢购了3000只回来。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种昂 2月4日,一批5万只口罩由一辆货车缓缓运进了江苏某汽车配件工厂的大门,刘天元总算松了一口气。作为这家民企高管兼内部疫情防控的副总指挥,他肩负着企业复工的重担。此时,刘天元似乎看到了复工的希望。

  说起近来采买口罩的经历,刘天元感触良多……